街头“搓麻”这事谁管

发布日期:2020-10-16 18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有人嫌吵,有人说好;有人嫌碍事,有人叹方便;有人在娱乐,还有人赌博街头“搓麻”这小事儿,谁管?

  如果用一个成语形容今年以来郑州街头麻将摊的增长速度,“雨后春笋”比较合适。郑州街头“搓麻”盛行,从麻将的娱乐功能上看,它满足了市民的文化需求,在门口的树荫下搓两把,既方便又愉悦身心;但在“娱民”的同时,“扰民”的一面同样明显:占用人行道阻碍交通,监管不力为赌博提供便利,深夜搓麻声扰人清梦……甚至有市民认为影响了城市形象。街头麻将摊如何管理?无论是个别社区开设棋牌室引导市民“打牌进屋”,还是警方、行政执法局等有关部门主动加强管理,都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路径。

  8月20日上午11点,在南阳路一家商店门口,蓊郁的法桐下,10张麻将桌座无虚席,几十个人激战犹酣。“九饼。”“碰。”“哈哈,自摸八万!”嬉笑声、叹息声、哗哗啦啦的洗牌声,声声入耳。

  记者观察了一会儿,“搓麻”者年龄多在40岁以上,但也不乏年轻人,还有几个收废品的,将三轮车停在路边,脱了上衣赤膊上阵。一个头发胡子全白的老者引起了记者的注意,他戴着老花镜,洗牌摸牌的动作已不那么灵活,出牌的速度显然比别人慢半拍,但此老显然是“技术型”的,记者在他身后站了十几分钟,他自摸了两局,“不和你打了,慢吞吞地耽误事儿,还老赢。”一个看起来和他相熟的老太太笑着说。“手气好,手气好。”老先生还挺谦虚。

  记者佯装打牌,问麻将摊老板“啥规矩”。“没啥规矩,你交给我两块钱,我给你10张纸牌,打完后你把牌还给我就行了。打多大你和同桌的人商量。”记者借口没有空桌子了,准备到另外的麻将摊看看。身边一个30多岁的妇女站起来说:“接着我打吧,我要回家做饭了。”记者只得假戏真做。一个多小时后,一名牌友起身回家,大家散摊。记者数数,还赢了3张牌,换了6元钱。

  12点多,打牌者陆续走了一半多。老板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,大家都喊他老陈,看起来很随和。他对记者说,他的这个摊是过了春节开起来的,开始只买了4张桌子4副牌,一张桌子90元,一副麻将40元,不到一个星期,他就把成本收回来了。“一张桌子一天差不多能挣30元钱,也不用交房租,晚上支个灯泡,也用不了多少电,摆好摊之后,基本上就是一本万利。”老陈说,生意越来越好,他陆续扩大规模,现在已经发展到10张桌子了,“基本上够了,入秋了,天冷了生意就不好做了。”

  老陈说,他摆麻将摊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投资不大,收效很快,“当时南丰街等不少地方已经有人支摊了,生意也不错。我的摊支起来后,附近陆陆续续又有人支了几个,生意都可以。”

  老陈最担心的是有人来查,因为他听说像他这种营业性质的摊位,得有工商执照,还不能占道经营。但自从他在这里支摊以来,还没有警察和工商人员过问,“偶尔会有城管来说一下,但说说好话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”

  对于占用人行道影响交通、夜里麻将声影响附近居民休息等问题,老陈连称他也考虑过,“看到行人都被挤到了自行车道上,我也挺过意不去的,但再想想这么多人到我这儿打牌,证明我这个小摊还是挺受大家欢迎的,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少乐趣吧。我下岗在家,也没个合适的工作,找个门路生存吧。”

  告辞老陈,记者来到南丰街,这里的麻将摊位更是火爆异常,短短几百米的路段上,竟有4家麻将摊,规模最小的也有4张桌子。

  采访中,不少市民认为,郑州街头麻将遍地开花,显然有其积极意义,从麻将的娱乐功能上看,它满足了市民的文化需求,在门口的树荫下搓两把,既方便又愉悦身心;同时也有不少市民认为麻将在“娱民”的同时,“扰民”的一面同样明显:占用人行道阻碍交通,监管不力为赌博提供便利,噼里啪啦声深夜扰人清梦……

  “像我们这样的退休老人,孩子都不在身边,平时吃过饭就没什么事儿了,打麻将算是我们的娱乐活动吧!”经常在经二路上打麻将的老张的话颇能代表牌友的观点,和他同桌的几个人都纷纷称是。记者问,如果要取缔街头麻将摊的话,他会有什么看法,他说:“我们只是作为消遣,政府要来管街头打麻将这样的小事,管得未免有点太宽了!”

  据记者观察,目前街头打麻将的人群中,像老张这样的退休老人所占比例不小,如今都是独生子女家庭,平时子女工作繁忙,家里孩子又少,退休后的老人空闲时间很多,如果没有什么兴趣爱好的话,时间久了难免会产生寂寞感,而几个老人凑在一起玩玩牌、打打麻将什么的,感觉很有意思。

  随后,记者对带小孩的刘女士随机采访,她很坚决地说应当取缔街头麻将摊。“街头那么多打麻将的,有些人还赌钱,孩子经常看就能学会,我们家长又不能总跟着。”刘女士表示了自己的担心,“这样的风气不好!”

  也有人反映,不少麻将摊就在居民楼下,有人甚至彻夜“搓麻”,哗啦的声音让人难以入睡,高兴时大呼小叫,让人非常讨厌。“都是上班族,白天忙一天,晚上连觉都睡不安生!”市民李先生向记者抱怨。

  与记者的采访相印证,对于街头“麻风”盛行的病与非病问题,网友们在大河网大河论坛里也吵得热热闹闹。

  网友“逗你玩啊”在论坛上发了个原创帖子说“街边的麻将摊该整顿了!”引来了大家激辩。他在帖子中说:“经营这些麻将摊的都是临街的小卖店,他们的营业执照上可没有这一项啊,他们是超范围经营,工商局该去一趟了;他们的经营地点都是在路边的人行道上,影响行人,交警和行政执法的该去一趟了;他们也涉嫌赌博,公安局的也该去看看;他们这是不正之风,媒体应该去曝光……该作为的职能部门赶快作为了,别让这些垃圾文化影响郑州的形象。”

  网友“老济”则认为:“路边的麻将摊,芝麻大一点事,犯得着让政府整顿吗?政府即使整顿也是一场运动,老百姓骂上几句,过几天照玩不误。整顿路边的麻将摊,不能一刀切地取缔,为什么不能更大程度上发挥社区的服务功能?为什么不能建立群众娱乐活动室?关键还在于群众的娱乐文化设施太少。”

  8月21日上午,管城区南关街道办事处豫丰社区主任吴飚对记者说,对于街头麻将摊,他们的做法是“请君入室”。

  吴飚将记者带到社区的棋牌室,里面放着3张牌桌,房间里装着电扇。吴飚告诉记者,社区里的老年人喜欢到棋牌室里打打牌,玩玩麻将,青年人一般爱去旁边的乒乓球室里打球。这些设施都是由社区自己建设的,所用的水、电费都由他们出钱。

  “这些老人带着社区发的棋牌室钥匙,”吴飚笑着说,“老人们就像上班一样,活动非常有规律,也不赌钱,我看他们打麻将有时玩输了,就让输家在脑门上贴纸条,大家凑一块儿主要是图个高兴。”吴飚还向记者透露,每年他们都在社区举行两次或三次棋牌比赛,大家在一起打牌、玩麻将,互相“切磋”技艺。

  看着后面3000多平方米的社区活动园,吴飚说:“社区里人多,这个棋牌室有点不够用了,我们打算把对面的水房改建成一个大型的娱乐室,就是到了冬天,大家也有地方玩。”

  随后,记者在管城回族区航海东路街道办事处石化路社区看到,6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,整整齐齐地摆放着7张牌桌,“桌子是两用的,这边是下棋打牌用的,翻过去用来打麻将。”社区主任耿凤云说,“因为棋牌室利用价值特别高,我们每个月花200元钱雇人专门进行管理。管理员主要负责打扫室内卫生,摆放桌椅。老人来这里打牌,都是免费的。”

  “在社区里的棋牌室玩,既清静又干净,还不用担心刮风下雨的,比街上可强多了。”“老玩家”王大爷对记者说,“环境好,又不收钱,我们老年人没事了都爱来这儿玩。”

  “那些在街上玩牌、麻将的人,估计他们住的家属院没有这样的活动室,要不然谁会跑到外面去啊,又热又脏的。”已退休的吴老师说,“社区里的居民凑在一起玩,认识了不少好朋友,邻里间的关系也更融洽了。”

  社区棋牌室给牌友提供了一个选择,然而,街头麻将摊真的能够“入室”吗?僧多粥少是牌友们的普遍看法。“相对数量较多的牌友来说,棋牌室能提供的场地太小,并且将来也不可能建更大的场所,根本不可能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。”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对记者说,“对于街头麻将摊,还是要在严管的基础上加强引导。”

  对于街头麻将摊的迅猛势头,警方如何应对?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一名负责人在电话中对记者说:“对于以娱乐为目的的,警方一般不予干涉;但对于涉嫌赌博的,坚决打击;对于影响交通的,由交警部门依法治理。”该负责人对记者说,目前郑州街头估计有五六百个麻将摊,“管理起来确实很麻烦。”

  街头麻将摊的不断扩张,也引起了基层派出所的注意。丰产路派出所指导员李宁告诉记者,8月15日、16日,他们已经对辖区内的街头麻将摊进行了一次专门清查,发现每局的彩头一般都不会超过5元钱,“根据郑州市的规定,一局彩头不超过10元的,不能算赌博。”但李宁同时对记者说,丰产路派出所也接到过市民投诉有人在街头麻将摊赌博,“我们都进行了严肃处理。”

  李宁告诉记者,街头的麻将摊多为占道经营,绝大部分没有营业执照,因为街道属于公共场所,所以工商局和行政执法局人员只能对其进行禁止,而无法查封。

  “近期,我们将制作一批‘禁止赌博’的警示牌,放置到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,对麻将摊进行约束管理。”李宁告诉记者,街头麻将摊是一定要治理的,但是因为它们非赌博的性质,要进行有效管理,除了派出所、工商局、执法局等单位的互相协作,还需要对市民进行宣传教育,“市民一旦提高了自身的认识,这比任何强制性的措施都有用。”李宁说。

  按照郑州警方的说法,“对于涉嫌赌博的,要坚决打击。”然而,对于遍地开花的街头麻将摊来说,如果有人彩头在10元以上涉嫌赌博时,谁来监管?

  对于监管问题,管城公安分局陇海马路派出所的做法是,发动社区群众,组成义务“巡逻队”,不定时到麻将摊暗访,发现有赌博嫌疑的马上报警。“8月10日,我们的暗访组就立了一功,一伙人赌资较大,被民警现场抓获。”陇海马路派出所所长袁艳林说。

  “在街头麻将摊中,如果有党员干部参与咋处理?谁又来认定牌友的党员干部身份?”采访中,常年负责党建工作的刘先生说,根据《中国纪律处分条例》,“参加赌博屡教屡犯,或者赌资较大,或者在工作时间赌博,或者在国(境)外赌博的,给予警告、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;情节严重的,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。党员领导干部参加赌博的,从重或者加重处分。”

  街头麻将摊看似小事儿,但如何处理好“娱乐”、“扰民”、“赌博”等多方位的关系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儿,“在技术操作上,需要政府更多的智慧。”刘先生说。

  长时间打麻将会损害老人的身体健康。“老来如顽童”。的确,老年人一旦喜欢上某项活动,劲头一点也不输于年轻人。打一上午麻将的老人不在少数。他们一个个玩得兴致盎然,就很少注意起身活动活动。这样长时间的坐立,会对老年人的脊椎,坐骨神经等产生严重影响,另外忽视了其他身体部位的锻炼,对老年人的健康存在很大威胁。对于某些患有心血管疾病的老人来说,长时间地打麻将危害更大!